Saturday, 15 September 2012

寫在資本管理研討學習會之後

第一次參加區域性的研討會,灰常興奮啊。

因爲需要攜帶筆電,一開始還以爲會是少人數的研討會,到了會場才發現有大約60人,包括10多位主辦單位的精算師。也好,人多我就可以躲在角落啦。

盡量低調的我不知不覺也交換了22張名片,和各國產保不同部門(精算、underwriting、broker、risk management)的各階層人(部長、經理、課長、執行員)交流、共餐,收穫不少啊。四天期間所用的語言除了主要英語之外,還有我半咸不淡的馬來語、識聼不識講的廣東話、盡量標準抑或是本土腔調的華語、硬是擠出來的日語、還有用來閲讀名片名字的韓文。

但是,我的身份危機好像更加確定了。我是代表新加坡出席在吉隆坡舉行的研討會的馬來西亞人啊。

這裡記錄一些交流心得:-
日本:和日本代表交流,是在第三天的午餐,兩位分別坐在我的左右手。交談起來不是很方便啊。尷尬就發生在右手代表宮平桑說出想吃肉骨茶,而我前方坐著的卻是馬來同胞啊。過後把一些本地小吃的照片(ice kacang、roti canai、nyonya kuih等)show給他們看時的,不時發出的「えぇぇぇ~」(音:Eiiiii~)差點讓我笑出來啊。最後結束時,左手代表松岡桑還特地走來向我道別,突如其來的日語讓我不知如何招架。汗顔啊。

韓國:韓國代表一位是經理階層,另一位是剛生了15月大兒子的副經理(不同公司),兩人都體現了韓國男士的大男人:不吃黃瓜。也觀察出他們之間因爲階層關係的溝通方式。午餐時提到名字的寫法時,發現副經理碩奎的漢字造詣不錯啊。原來爺爺是漢字老師的關係,他從小就學習了不少漢字。過後詢問兒子的漢字名時,還費了一些時間才google出玧浩,靦腆地說和韓國團體東方神起一子同名。還有,韓國人其實不喜歡三星samsung啊。

馬來西亞:我國代表各年齡層各族同胞都出席了,是最大代表團。我近八年來首次這麽頻密地使用國語,原來還OK啊。同母公司的代表,我是經介紹後才認識的,真歹勢啊。出席代表中,年齡與我相仿的除了韓國副經理和兩位香港代表之外,就是馬來西亞的了。交談之間的廣東話,我稍稍聼得懂,然後得充當翻譯給韓國人解釋。馬來西亞代表之中好多是從家鄉來吉隆坡打拼的遊子。而我這個半南馬半獅城人,一些生活上的習慣(不滿服務態度的投訴、roti prata、白色肉骨茶)會被說:“哎呀 你是Singaporean liao.” 哭笑不得。哈。

新加坡:獅城代表包括小弟有四位。只認識了其中一位臺灣出生澳洲長大的經理。至少50%不是新加坡人代表,就和國家人口比例一樣不是嗎。我呵呵笑。話説這位經理竟然是我大學同學的直屬上司,哈,好巧啊。

香港:香港代表四位,兩位同公司的是其中的演講人和介紹人。另外兩位比較有交流的就是喜歡綠色蛋糕很多東西都好好味的Carvian和一來就病倒對巧克力敏感然後一直努力交換名片的Kenneth。香港人很一致的不吃榴蓮、愛吃班蘭蛋糕。同樣都取了方便的英文名字。女生的活潑和男生的穩重,這就是典型的香港人嗎?

中國大陸:中國代表團相當龐大。但是最後一天時好多都不見蹤影。主辦當局在小組討論時有刻意安排大陸代表一起。那一桌的語言也轉換成普通話,遠遠傳來我的小組,我也蠻想學學中文的保險業用語啊。

臺灣:臺灣代表口操我熟悉的臺灣華語,好幾個都帶了DSLR來觀光的。聽説來馬之前還相約一起,好團結啊。第三天研討會結束后還和同我一樣第一次來到國家象徵性地標的本地代表帶他們一起到Dataran Merdeka,途中經過的回教堂也成了他們不停謀殺shutter count的地方。

很可惜的我沒有主動的找出唯一的文萊代表,也好像沒有看到印尼代表...下次希望我會主動點。笑。

短短的四天三夜研討會學了很多再保資本管理方面的知識,也漸漸熟練了遞名片的禮儀。還有空找老哥和大嫂,及認識八年了的Malaysean gang,也難怪我會醬累。從獅城到吉隆坡雖然只有45分鐘的飛行時間,但是加上登機、後記、關卡、行李、轉搭地鐵,我來回足足花了整10個小時啊啊啊 -..-

研討會名牌
好多人呐
晚餐前的小酌
獨立廣場 Merdeka Square
大喊三聲:默迪卡!
國外代表:韓、新、港

No comment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